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專訪朱樹英:“東方建筑之子”古稀之年暢談建筑行業交易習慣

專訪朱樹英:“東方建筑之子”古稀之年暢談建筑行業交易習慣

時間:2019-05-28      分享到:
字體:

1561357372603262B361.jpg

出生于1949年5月28日,現任上海市建緯律師事務所主任,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建筑市場監管司法律顧問,“一帶一路”(中國)仲裁院副院長。作為建筑行業專業法律服務的領軍人物,他曾榮獲上海市首屆“東方大律師”;2015至2018連續四年“錢伯斯”建筑工程專業領域“律政之星”;兩度榮獲《建筑時報》“東方建筑之子”(中國建筑業年度人物)稱號,第一次是1999年建國五十周年時,第二次是2019年建國七十周年之際。作為共和國的同齡人和建筑業的老兵,他幾十年的從業宗旨和本報社訓相一致——“忠誠于建筑業”。


關于我國四版建設工程施工

合同示范文本的歷史演進及社會影響

      

記者:2019年5月10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聯合發布了《關于征求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建辦市函〔2019〕308號),面向社會廣泛征求意見。據我了解,您剛剛帶領上海市建緯律師事務所圓滿完成了住建部建筑市場監管司委托的“完善工程組織實施方式研究”課題,其中《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送審稿)》是主要課題成果之一;此外還完成了和《建設項目設計施工總承包合同》(《DB合同》)和《建設項目設計采購施工總承包/交鑰匙工程合同》(《EPC合同》),以及與之相配套的設計分包、設備材料采購分包和施工分包合同示范文本。廣大建筑企業非常期待這幾個示范文本的盡快頒行,以便更好地指導和規范工程總承包交易市場。今天,我們想就此進行采訪。

      

朱樹英:所謂“交易習慣”,是指在交易行為當地或者某一領域、某一行業通常采用并為交易對方訂立合同時所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做法。建筑業示范合同文本在長期的交易使用中已經成為建筑行業的交易習慣。

      

記者:據了解,除了剛才提到的住建部“完善工程組織實施方式”課題,您還參加或者帶領建緯所多次完成住建部有關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課題研究,參與制定并修訂了我國的施工合同示范文本以及施工專業分包合同和勞務分包合同。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先后有四版,都是您參與或負責制定的,業內稱您為制訂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四朝元老”,對此您最有發言權。請您先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四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歷史演進與社會影響,及其制定背景。

      

朱樹英:這四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分別是:


第一版,1991年3月31日,原國家建設部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下稱工商總局)共同發布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1991-0201)》。


第二版,第一版合同文本施行期間,我國《建筑法》于1998年3月1日施行,《合同法》于1999年10月1日生效。在此背景下,建設部和工商總局聯合對1991版施工合同進行修訂,形成我國第二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1999-0201)》。與首版相比,第二版文本有47條177款89目,合同體例也發生了較大變化,由原來的合同條件和協議條款兩部分變為協議書、通用條款、專用條款三個組成部分。


第三版,1999年第二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施行14年后,2013年4月3日,住建部和工商總局發布了第三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3-0201)。該文本借鑒1999版FIDIC合同紅皮書,有20條117款202目,自2013年7月1日起執行。與第二版施工合同相比,2013版施工合同最大的特點是適應了國際慣例,在缺陷責任期、保修條款、擔保條款、變更條款、總價合同中的支付分解表條款、商定或確定條款和爭議評審條款等方面借鑒了FIDIC《施工合同條件》(紅皮書)的經典條款,融合了國際上主流的工程管理實踐,體現了我國建筑施工行業“走出去”的大趨勢。


第四版,2017年最新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2017年9月22日,住建部和工商總局發布了最新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該文本有20條117款202目,自2017年10月1日起執行。

我國1991年首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面世至今已近三十年,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從無到有,不斷完善,為眾多建設單位和施工單位所采用、引用或借鑒,成為建筑工程行業交易習慣,成為企業加強合同管理、維護經濟利益的有效工具。

      

記者:您現在還擔任著住建部建筑市場監管司法律顧問,聽說您能擔任該法律顧問緣于您先后參與編寫四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建緯所在您的帶領下參與制定四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情況嗎?

      

朱樹英:我曾在上海建工集團工作過28年,1986年已取得律師資格。作為建筑行業自己培養的專業律師,這一行業背景使我與我國先后四版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起草、修訂工作結下不解之緣。


1988年6月,原建設部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合作,按國務院關于制定行業通用示范合同文本的要求,由原建設部施工行業主管司負責起草我國第一版用于施工總承包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由于我當時正負責企業的合同管理工作,又是企業律師,原建設部出面向我所在單位的上級原上海建工局調用我參加起草工作。在起草工作動員會上,原建設部領導明確要求借鑒當時1986版FIDIC合同的紅皮書即施工總承包合同條件,制定我國自己的用于施工總承包的合同示范文本。參與這項起草任務使我在兩年時間內全過程參加了該文本的起草、討論及定稿工作。


1998年10月,住建部修改、制定第二版即1999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當時我已擔任上海市建緯律師事務所主任,仍被邀請參加第二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修訂工作。


此后,我們建緯律師事務所受部建筑市場監管司委托,于2003年完成了《建設工程施工專業分包合同》和《建設工程施工勞務分包合同》示范文本的編制。


2011年,住建部根據法律、法規的變化,決定修訂1999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2012年1月,我受住建部建筑市場司委托,擔任住建部和國家工商管理總局聯合組建的《2013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修訂課題組負責人,課題組成員由我們建緯律師事務所的專業律師組成。課題組經過連續14個月的工作,召開了多次各個范圍的調研會、座談會、征求意見會和專家論證會,完成了示范文本的初稿并經過住建部網站對全社會公示征求意見和建議。與此同時,課題組還配套撰寫了約75萬字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3-0201)使用指南》,供全行業和施工企業配套學習。


2016年未,我再次擔任2017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修訂工作負責人,具體和建緯律師事務所曹珊副主任合作完成又一次修訂工作。課題組同樣配套撰寫了69萬字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使用指南》。


主要是因為參與起草、修訂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獲得了主管部門的信任,我和曹珊律師都擔任了住建部建筑市場監管司的法律顧問。


記者:這四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先后在建筑行業廣泛使用,已經成為現在建筑施工行業的交易習慣,具有很大的社會影響。您能給我們講一下這四版施工合同頒布之初,是如果通過宣傳讓廣大建設單位與施工企業所熟知并逐漸廣泛使用,以至于成為現在的行業交易習慣的嗎?

      

朱樹英:先后四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在頒布之后,我都作為參與起草、修改工作的專家接受主管部門的安排進行宣貫講課。通過宣貫講課讓廣大建設單位和施工企業熟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并在日后的市場交易中逐漸使用,建設單位和施工企業要遵循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規定進行交易,久而久之形成習慣,也就逐漸演變成了我國建筑施工行業的交易習慣。


我擔任各版本《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宣講老師就是在普法宣傳,這樣的普法宣傳擴大了示范文本在行業的影響。


回顧四個示范文本的宣講,第一次宣講1991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產生的行業影響讓我記憶猶新。1992年2月,原建設部市場司在北京香山先后舉辦了三期宣貫會,我是講實務操作的老師。第一期宣貫會聽課學員中有中建一局四公司的經營科副科長趙靜,課間休息時她給我介紹了公司采用設備采購及施工總承包的北京新萬壽賓館工程價款的爭議情況,并介紹說目前案件還在協調,如果協調不成公司準備提起仲裁或訴訟。之后,我接受了委托人來上海的咨詢,并承接了這個重大的疑難復雜案件。由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該案當年被稱為“中國建筑業追欠索賠第一案”,案件審理紀要及成功經驗,刊登于1993年第12期《中國建筑業》雜志。


說到四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宣貫,我印象最深的是2013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正式施行前,2013年5月29日,我作為住建部建筑市場監管司的法律顧問,應邀在北京國誼賓館組織全國各省、市建設主管部門和各地建筑業協會有關負責人參加的2013版施工合同的宣貫大會上,以《及時應對新版合同,加強施工合同管理——執行2013版施工合同及合同管理新制度的十二個操作問題》為題宣講授課,這也是我在2013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宣貫過程中所講的層次最高、范圍最廣、影響最大的一堂課。這一堂課引發了我個人演講經歷中持續時間最長、連續課時最多的一次“超級普法宣講潮”,也讓我體會到身負重任的講師竟然可以這樣持續講課。這次宣貫會結束時,主持大會的司領導在會上宣布:由于2013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準備時間短、配套內容新、合同條款多、使用要求高,要求各地的宣貫工作盡可能在當年6月底前要完成,最晚不要超過9月底。為使各地建設主管部門組織的本地建筑施工企業宣貫課程能夠保質保量地準確講解,各地組織宣貫授課計劃和時間安排要事先報部市場司,宣貫上課老師由市場監管司統一安排。市場司安排的宣貫講課老師由我和課題組副組長、建緯總所副主任曹珊和建緯北京分所主任譚敬慧,以及參與修訂工作的北京分所合伙人陳南山四人組成。


全國各省、市包括一些地級市在住建部組織上述宣貫會后,紛紛要求部里派老師支持地方組織的宣貫會,部里原則上都滿足了地方的要求,我們四個宣貫老師在2013年6月份的一個月內先后在全國各地講了47場課,其中曹珊講了12場,譚敬慧講了10場,陳南山講了9場,我自己也在天天靠“金嗓子”的保護講了16場。我的講課排期從6月9日開始,一共連軸講了16天,其中只有兩天是講半天,其他各場都講一天。這項普法演講使我個人在一年中講課的最高紀錄達到113次,平均每周講兩次多,最遠一次在西藏拉薩給自治區住建廳講,高原環境中演講了一天。


作為行業交易習慣的施工合同

示范文本對立法的影響

    

 記者:在建筑施工領域,除了前面談到的四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不得不說的是已在司法實踐中廣泛應用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和(二)。據了解,最高院先后兩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有不少條款借鑒了作為行業交易習慣的示范合同。您能先介紹一下嗎?

     

朱樹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和(二),也是我參與的重要立法工作之一,很榮幸能夠伴隨司法解釋的制定一路前行。


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的制定背景。由于工程項目具有投資大、周期長、參與方多、專業度高等特點,涉及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糾紛案件往往疑難復雜。針對司法實踐中普遍性的問題,2004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即司法解釋(一),于2005年1月1日起施行。


司法解釋(一)對統一法律適用、保障工程質量、規范建筑市場、保護各類市場主體尤其是農民工等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發揮了重要作用。


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的制定背景。近年來,伴隨著國家法治建設的深入推進和社會各界法律意識的不斷提高,建設工程案件數量不斷增加,伴隨著案件數量增長還出現一系列建設工程領域的新情況、新疑問和新需求。因此,進一步制定和完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領域的司法解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2019年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發布《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即司法解釋(二)。司法解釋(二)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51次會議討論通過,于2019年2月1日起施行。


記者:我們更加關注作為行業交易習慣的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對最高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釋制定的影響。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是否把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業交易習慣作為制定依據了呢?如果有,具體有哪些條款呢?


朱樹英:我國自1991年首版施工合同示范文本面世至今已近三十年,已成為建筑工程領域加強合同管理、維護經濟利益的有效工具,其主要條款在總結國內外諸多工程實踐經驗和行業交易習慣的基礎上幾經修訂、千錘百煉,對于施工企業簽訂合同和履約過程中的管理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這同時也影響到最高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釋的條款制定,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和(二)中都有不少條款的制定是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為依據的。


第一,司法解釋(一)第14條,依據1999版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32條制定。


司法解釋(一)第14條規定:“當事人對建設工程實際竣工日期有爭議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別處理:


(一)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的,以竣工驗收合格之日為竣工日期;


(二)承包人已經提交竣工驗收報告,發包人拖延驗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驗收報告之日為竣工日期;


(三)建設工程未經竣工驗收,發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轉移占有建設工程之日為竣工日期?!?/p>


1999版施工合同第32條規定:“……32.2 發包人收到竣工驗收報告后28天內組織有關單位驗收,并在驗收后14天內給予認可或提出修改意見。承包人按要求修改,并承擔由自身原因造成修改的費用。


32.3 發包人收到承包人送交的竣工驗收報告后28天內不組織驗收,或驗收后14天內不提出修改意見,視為竣工驗收報告已被認可。


32.4 工程竣工驗收通過,承包人送交竣工報告的日期為實際竣工日期。工程按發包人要求修改后通過竣工驗收的,實際竣工日期為承包人修改后提出請發包人驗收的日期?!?。


司法解釋(一)第14條(一)項“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的,以竣工驗收合格之日為竣工日期”參照了1999版施工合同第32.4款;第14條第(二)項“承包人已經提交竣工驗收報告,發包人拖延驗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驗收報告之日為竣工日期”,參照了1999版施工合同第32.3款和第32.4款。


第二,司法解釋(一)第15條依據1999版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18條制定。


司法解釋(一)第15條:“建設工程竣工前,當事人對工程質量發生爭議,工程質量經鑒定合格的,鑒定期間為順延工期期間?!?/p>


1999版施工合同第18條[重新檢驗]規定:“無論工程師是否進行驗收,當其要求對已經隱蔽的工程重新檢驗時,承包人應按要求進行剝離或開孔,并在檢驗后重新覆蓋或修復。檢驗合格,發包人承擔由此發生的全部追加合同價款,賠償承包人損失,并相應順延工期。檢驗不合格,承包人承擔發生的全部費用,工期不予順延?!?/p>


司法解釋(一)第15條規定竣工前工程質量鑒定合格的,鑒定期間為順延期間。該規定依據了1999版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18條的規定,隱蔽工程檢驗合格的,順延工期;檢驗不合格的,工期不予順延。


第三,司法解釋(二)第5條依據2017版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7條制定。


司法解釋(二)第5條:“當事人對建設工程開工日期有爭議的,人民法院應當分別按照以下情形予以認定:


(一)開工日期為發包人或者監理人發出的開工通知載明的開工日期;開工通知發出后,尚不具備開工條件的,以開工條件具備的時間為開工日期;因承包人原因導致開工時間推遲的,以開工通知載明的時間為開工日期。


(二)承包人經發包人同意已經實際進場施工的,以實際進場施工時間為開工日期。


(三)發包人或者監理人未發出開工通知,亦無相關證據證明實際開工日期的,應當綜合考慮開工報告、合同、施工許可證、竣工驗收報告或者竣工驗收備案表等載明的時間,并結合是否具備開工條件的事實,認定開工日期?!?/p>


2017版施工合同第7.3.2款[開工通知]規定:“發包人應按照法律規定獲得工程施工所需的許可。經發包人同意后,監理人發出的開工通知應符合法律規定。監理人應在計劃開工日期7天前向承包人發出開工通知,工期自開工通知中載明的開工日期起算?!?/p>


司法解釋(二)第5條第(一)項“開工日期為發包人或者監理人發出的開工通知載明的開工日期”依據了2017版施工合同第7.3.2款“工期自開工通知中載明的開工日期起算”。


第四,司法解釋(二)第6條依據2017版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19條制定。


司法解釋(二)第6條規定:“當事人約定順延工期應當經發包人或者監理人簽證等方式確認,承包人雖未取得工期順延的確認,但能夠證明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向發包人或者監理人申請過工期順延且順延事由符合合同約定,承包人以此為由主張工期順延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當事人約定承包人未在約定期限內提出工期順延申請視為工期不順延的,按照約定處理,但發包人在約定期限后同意工期順延或者承包人提出合理抗辯的除外?!?/p>


2017版施工合同第19.1款[承包人的索賠]規定:“根據合同約定,承包人認為有權得到追加付款和(或)延長工期的,應按以下程序向發包人提出索賠:


(1)承包人應在知道或應當知道索賠事件發生后28天內,向監理人遞交索賠意向通知書,并說明發生索賠事件的事由;承包人未在前述28天內發出索賠意向通知書的,喪失要求追加付款和(或)延長工期的權利;


(2)承包人應在發出索賠意向通知書后28天內,向監理人正式遞交索賠報告;索賠報告應詳細說明索賠理由以及要求追加的付款金額和(或)延長的工期,并附必要的記錄和證明材料?!?/p>


司法解釋(二)第6條的表述,其內容是基于第19.1款在實踐中的適用得來的。司法解釋(二)第6條第一款規定中的“在合同約定的期限”指的是2017版施工合同第19.1款約定的“(1)承包人應在知道或應當知道索賠事件發生后28天內”;“(2)承包人應在發出索賠意向通知書后28天。司法解釋(二)第6條第一款規定中的“向發包人或者監理人申請過工期順延且順延事由符合合同約定”指的是2017版施工合同第19.1款約定的“(1)向監理人遞交索賠意向通知書,并說明發生索賠事件的事由”“(2)向監理人正式遞交索賠報告;索賠報告應詳細說明索賠理由以及要求追加的付款金額和(或)延長的工期,并附必要的記錄和證明材料?!?/p>


可見,先后兩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在制訂過程中,遇有法律法規沒有規定時,借鑒了施工行業的交易習慣。


關于正在制訂的工程總承包

DB合同/EPC合同的編寫理念

     

 記者:前面提到的四版施工合同示范合同文本已經實施多年,已經成為行業的交易慣例。目前最新的工程總承包合同是建設單位、設計單位、施工企業廣泛關注的合同文本。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總承包示范文本DB/EPC合同的起草原則嗎?


朱樹英:DB/EPC合同的起草依據了以下五個原則:


首先是以我國法律法規政策文件為依據。依據《建筑法》《合同法》等法律的規定,參照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19號)、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關于進一步推進工程總承包發展的若干意見》(建市[2016]93號)以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將有關工程總承包的核心要旨融入起草內容中。


其次是結合國內外工程總承包實踐經驗。結合近兩年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總承包市場的發展實踐,并借鑒水利、化工、電力等行業多年來發展工程總承包的管理經驗及國外經驗,對合同雙方的權利義務、風險分配、發包人管理、計價、索賠、結算等條款進行規范性引導,設置相關條款內容。


第三是借鑒FIDIC2017版黃皮書/銀皮書。重點借鑒國際咨詢工程師聯合會(FIDIC)2017版《生產設備和設計施工合同條件(FIDIC黃皮書)和2017版《設計采購施工(EPC)/交鑰匙工程合同條件(FIDIC銀皮書)。


第四是以2017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為藍本。2017版施工合同亦是重點借鑒FIDIC合同條件編寫,以2017版施工合同為藍本意在與FIDIC合同保持一致,同時符合我國工程領域的實踐,也便于2017版施工合同作為工程總承包的分包合同與總包合同保持一致并配套使用。


第五是以其他相關工程總承包合同為輔助。以住建部2011版《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合同示范文本(試行)(GF-2011-0216)》和九部委2012版《標準設計施工總承包招標文件》為輔助參考。


記者:我們了解到設計分包、設備采購、施工分包合同是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領域工程總承包DB/EPC合同項下的配套分包合同,那這三個合同的適用范圍是什么呢?

      

朱樹英:《工程總承包項目設計分包合同示范文本》適用于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合同項下的設計分包活動,系工程總承包人與設計分包人之間的合同,合同當事人可結合建設工程具體情況,根據《示范文本》訂立合同,并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和合同約定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承擔責任。


《工程總承包項目設備采購分包合同示范文本》適用于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的項目設備采購分包,系工程總承包人與采購分包人之間的合同。本處的設備是指最終構成永久工程的一部分的大型特種設備,不包括施工設備、臨時設備或施工分包項下的設備。


《工程總承包項目施工分包合同示范文本》適用于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合同項下的房屋建筑工程、土木工程、線路管道和設備安裝工程、裝修工程等建設工程的施工分包活動,系工程總承包人與施工分包人之間的合同。


記者:您剛才提到DB/EPC合同的起草借鑒了FIDIC2017版黃皮書/銀皮書,您能詳細介紹一下DB/EPC合同對FIDIC合同條件的具體借鑒之處嗎?


朱樹英:DB/EPC合同對FIDIC2017版黃/銀皮書合同條件的共同借鑒之處主要有以下八個方面:


一是區分《DB合同》和《EPC合同》兩個版本。DB和EPC模式在適用范圍、管理模式、風險分配、計費方式、權利義務上都存在差別,故本次合同文本起草參照FIDIC黃/銀皮書編寫了《DB合同》和《EPC合同》兩個版本。


二是《DB合同》和《EPC合同》采用統一體例。FIDIC黃/銀皮書采用了統一體例,本次合同文本起草參照了FIDIC合同的做法,將《DB合同》和《EPC合同》采用了統一體例,除根據DB和EPC模式特點的條款內容存在差異外,其他條款兩個合同基本相同。


三是增加“總咨詢人”概念且DB/EPC合同中均適用。結合目前國家正在推行全過程工程咨詢,包括鼓勵建設單位聘請全過程工程咨詢單位對工程總承包項目進行管理,本次合同起草參照了2017版FIDIC黃/銀皮書中的工程師/雇主代表,引入了“總咨詢人”的概念,取代了“監理人”,該概念的范圍大于我國現有“監理人”的概念,又由于發包人為工程實施可能會引入多個咨詢人(如各標段監理、設計管理等),而總領管理的咨詢人稱為“總咨詢人”。


但本次合同起草“總咨詢人”同時適用于《DB合同》和《EPC合同》,并未進行區分。因為在中國的語境下,發包人的代表一般指的是發包人的自然人代表,而并非是法人性質的咨詢單位,因此為避免歧義,故均采用“總咨詢人”一詞。若發包人不愿委托總咨詢人進行管理,根據合同規定總咨詢人的職責自動由發包人代表承擔。


四是明確工程總承包項目經理職責、增設承包人關鍵人員。2017版FIDIC黃/銀皮書加強和細化了對承包商代表及人員的資質和管理要求,新增了“關鍵人員”條款。本次合同起草參照了FIDIC合同,對“工程總承包項目經理”的任職資質、更換和授權、職責履行等內容進行明確??紤]到工程總承包項目涉及設計、采購、施工多個環節,還增設了“設計負責人”“施工負責人”“采購負責人”等關鍵人員。


五是相對平衡地分配發包人和承包人間的風險和責任。根據DB和EPC合同的不同特點,在發承包方的風險分配上借鑒了2017版FIDIC黃/銀皮書,在保密、保障、索賠、合同解除、提前預警、知識產權、設計責任等方面都設置了雙方對等的條款,在竣工日期的延長、工程的照管責任等方面增加了關于交叉責任的內容,盡可能平衡分配發包人和承包人間的風險和責任。


六是增加聯合體條款、完善分包相關條款。鑒于我國工程總承包市場仍在發展之中,設計施工還未全面融合,目前以聯合體或分包形式開展工程總承包的情況較為普遍,合同起草借鑒了2017版FIDIC黃/銀皮書關于聯合體和分包的最新內容,增加了“聯合體”條款,進一步完善分包條款等內容。


七是在發包人與承包人間設立對等的索賠條款。2017版FIDIC黃/銀皮書將“索賠”與“爭端解決”拆分為兩個獨立條款,豐富了索賠規定的內容,進一步詳細和明確了索賠的程序和權利義務;將承包商和雇主索賠的索賠程序合二為一,就雙方的索賠期限、程序和權利義務等進行了對等規定。本次合同起草參照2017版FIDIC合同將“索賠”作為獨立條款,并且在索賠期限、索賠程序和過期索賠失權等權利義務上對發包人和承包人做了對等的規定,同時進一步細化了索賠程序。


八是參照爭端避免/裁決(DAAB)機制引入“爭議評審”解決方式。2017版FIDIC黃/銀皮書將1999版FIDIC的DAB機制升級為爭端避免/裁決委員會(DAAB)機制,并且新增加了爭端避免的職責。本次合同起草也設置了“爭議評審”解決方式,并參照DAAB的最新規定進行了完善。


記者:非常感謝朱主任在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DB合同和EPC合同出臺之前,為我們詳細闡述了其編寫理念,讓我們一起見證新的行業交易習慣的誕生。謝謝!



? 壹点广告怎么赚钱 15选5 棋牌游戏电玩? 基金的资产配置划分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 香港九龙彩色黑白图库精选 2018 2019欧冠32强名额 北京程序麻将机 qq二分彩 街机电玩捕鱼破解版 随便玩长沙麻将app